中俄等九国亮剑去美元化后,俄罗斯或将在原油交易中弃用美元

2018年08月14日

美国知名金融网站Zerohedge称,“俄罗斯好像正在为美元将来丧失国际储备货币地位做准备”,目前,俄罗斯正在”铁心“去美元化,比如,以清仓式的速度在减持美债仓位、狂囤黄金储备(央行中最大的黄金买家)和空运大量卢布现钞至中国的银行系统,同时,据俄罗斯央行上个月发布的报告显示,在俄罗斯中央银行所持有的外汇和黄金资产中,黄金和人民币加在一起,占俄央行储备资产的20%以上,自去年第四季度以来,人民币所占的份额几乎增长了两倍,接近于加元的比例。

而这背后的逻辑,我们也多次强调,是因为有石油美元体系的存在,美政府的背书,美元(美元国际清算体系)得以在全球金融中还保持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主导和占据了国际金融和主要货物商品交易的份额和定价权,并且是最重要的避险货币。而美国能过减税吸引美元资本回流、推动制造业回归、并全力推动能源(页岩油气为主)开采、并在现阶段有目的地抬升美元指数,这是一个完整的套路——这里的核心是能源,本质就是要满足自身的能源战略和美元硬通货的需求。

所以,从这一点来看,当前,美元的真正根基就是“石油美元”,而石油美元又是美债的核心载体,要知道,美国债务的扩张就是美国经济发展的边界,所以,外国投资者持有的美债规模、石油美元的使用量及美元的全球储备货币份额构成当前美国以债务驱动经济的核心内涵是有一定道理的。

但当美元脱离金本位后,借助石油美元通过印钞来不断收取铸币税,现在,美元的信用红利也在不断的被稀释掉,而副作用就是美元也正在慢慢失去避险作用,并制造了一轮又一轮的美元荒,而目前发生在土耳其、阿根廷等金融市场的剧烈震荡的根本原因还是美元储备不足造成的。

事实上,我们也多次强调,目前,很多国家都愿意减少对美元的依赖,转向更安全可靠的非美元货币资产,要知道,依赖美元是危险的,因为美元交易存在被切断或封堵的可能性,比如,欧美会禁止俄使用SWIFT的风险始终存在,而俄罗斯正是担忧国家经济安全和金融市场的未来,会终将波及俄罗斯境外持有的黄金和美债,所以才非常的注重在国内增加黄金和货币储备多样化。

而正是在这些复杂的背景下,正如本文开头所说,俄罗斯已经在清仓了大部分美债。据美国财政部7月16日公布的最新国债持仓名单,在这份名单中已经看不见俄罗斯的身影,几乎清仓了美债,而先前数据显示俄罗斯4月美债持仓已从3月的961亿美元大幅降至487亿美元,是所有减持债权人中力度最大的。

俄罗斯央行持有的美国国债数量变化图/ 数据来源美财政部及零对冲

不仅于此,俄罗斯财长Anton Siluanov今天(8月13日)在接受Rossiya 1电视频道采访时表示,“因美国对俄实施新的金融和经济制裁,俄罗斯“计划继续减少对美国国债的投资”,并表示,“美元正成为国际贸易的危险的支付工具” 。俄财长还暗示,有可能在石油贸易中正式使用卢布,弃用美元。事实上,我们注意到,自2008年以来,俄罗斯一直在为此努力,而目前俄罗斯经济似乎更是在“铁心”去美元化。

据路透社报道,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早在去年11月就对媒体表示“世界不应该被一种货币所主宰。俄罗斯正在致力于自己的国家货币结算支付系统。”分析认为,俄罗斯此次公开表态,传递出俄罗斯正式亮剑美元的信号。

而读者朋友们可能没有太留意到的是,当美国发起逆全球化经济举措后,美元的地位料将受到影响,要知道,美元至所以能拥有今天这要的货币之王地位,正是在全球经济化的背景下得益于像交易石油这样的商品过程中实现的定价权。

而现在,越来越多的迹像表明,对于出口石油的公司来说,石油美元可能不再那么重要,这就意味着,这种改变将会让美元的全球储备货币份量进一下下降,而一个多月前,中国一家炼油巨头已经签署了用人民币购买中东石油的首单就是削弱石油美元份额的最好注脚。与此同时,据俄罗斯战略文化基金会网站数周前称,在中国外汇交易中心的积极打造下,中俄启动的人民币与卢布的同步交收业务(PVP)就属于将美元平稳排挤出结算的举措之一。

我们多次提到,目前,包括中国、俄罗斯、伊朗、委内瑞拉、安哥拉、印尼、马来西亚、泰国、巴基斯坦等九个国家已经纷纷向美元亮剑,在大宗商品贸易或双边货币结算中减少或抛弃美元的使用而改用其他货币。